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水煮百年讀者Q群:297239336

            水煮百年 -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

            首頁 > 自由談 > 正文

            水煮日報:胡適勸傅斯年不要罵孔祥熙

            自由談 | 2017-07-18 11:59:00 | 作者:水煮百年網 | 編輯:lastVallin
  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  字號: T T T
            1.
            蔣廷黻的“湖南脾氣”在政界也很出名。唐德綱先生曾經嘲謔蔣廷黻一口邵陽腔行遍天下絕不改——蔣棄學從政之后陸續使蘇駐美,是名副其實“行遍天下”——甚至他的英語也是湖南味的,李敖曾經說20年代學者中最光彩照人的一位”,是“‘魯殿’中的‘靈光”。他在回憶錄中自豪地說:“我發現有許多人是從《獨立評論》認識我的,而非從我花費多年心血寫成的歷史著作中認識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2.
            中國青年黨黨魁左舜生,與李劍農、蔣廷黻齊名,他說五四”決不反對歷史的回顧,但著眼在舊文化價值的重估,其精神是進取的,決不是保守的,其目的在提煉舊的在新的中間去找位置,絕不在歪曲或貶損新的在舊的中間去求附會,:“我是一個對日本抱有深憂切慮的人,雖及我之身,難有切實貢獻,總希望把我所能見到的告訴我們的第二代第三代,如不能妥為應付,則在亞洲終為中國患者仍為日本。”

            3.蔣廷黻反駁波蘭代表
            在聯合國,有次波蘭代表附議一個提案,蔣廷黻直問:“你知道不知道,在1772年你的國家被瓜分時,中國乾隆皇帝向俄國女皇卡特琳提出抗議。這個抗議書現存在莫斯科檔案庫,不信,你可找來看看!”美國務卿威廉彭岱,十分欣賞蔣廷黻說:“一個散漫的問題在經過與蔣博士討論以后,便會歸納為若干要義,便被置于廣大的歷史和道德的遠景上。我從來沒有與任何一個人交涉,有如我對蔣博士的陳述更細心地傾聽過。”

            4.胡適維護民國
            民國肇建之時,胡適其實并不站在孫中山那邊,他否認孫中山和黃興的革命功勞,反而贊成啟蒙改良,他把辛亥革命的功勞算在梁啟超頭上,他說“吾國革命第一大功臣,其功在革新吾國思想界,15年來吾國人士所以稍知民族思想主義及世界大勢者,皆梁氏之賜”,但他還是對民國多加維護的。有個自稱從中國來的英國人布朗德,對民國多加詆毀,胡適從報上知道了,很憤怒。布氏在綺色佳演講,講題是《中國的動蕩局勢》,胡適也去聽。布氏反對美國人承認中華民國,他說列強不能承認民國,因為民國還未為中國自己的人民所承認。胡適站起來用英文質問布氏有什么根據,布氏支支吾吾,只好改口說他沒有說過這樣的話。胡適還在留美學生會中建議,搜集如布朗德這樣的反對民國言論,轉回國內報刊,“以警吾國人士,冀可稍除黨見之爭、利祿之私,而為國家作救亡之計”。可見胡適當年血氣方剛,愛護國家的誠意。

            5.戴季陶殉國
            李立三在一次黨史報告中說:“中國黨的發生是由六個人發起,陳獨秀、戴季陶……”但黨成立的時候,戴季陶表示要忠于孫中山先生,不能成為共產黨員。于是戴季陶和馬列主義漸行漸遠了。1944年戴季陶在重慶曾家巖發豪語:“周朝的天下是八百年,國民黨至少要掌握政權一千年。”這種“純純的信仰”,真是無人能比,

            6.張伯苓談為什么要教育救國
            齊邦媛讀南開中學時,校長是張伯苓,張校長于1944年抗戰艱難時,回憶當年甲午海戰失敗,威海衛從日本人手里移交到英國人,竟然是一兩日易幟三次,清國旗幟降下來,升上日本國旗,隔一日再換成英國國旗。張伯苓痛陳清朝軍隊一副頹廢像,“士兵上身穿一坎肩,前面寫一“兵”字,背后寫“勇”字,衣服非大必小,不稱體,面黃肌瘦,精神委靡,手持大刀,腰懷一槍(煙槍,抽鴉片用)慢吞吞地走出來,將黃龍旗(清朝)降下。旋英軍整隊出,步伐整齊。精神奕奕,相形之下,勝敗可知。”在這種憤怒和無望的情緒里,張伯苓決定離開軍界,走教育救國的路。到了1917年,張伯苓準備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讀書,書,研究教育理論。很多人“你已功成名就,干嘛去和那些洋孩子同堂讀書!”甚至說,“這個臉你丟得起,我們感到丟不起。”但張伯苓還是去了。

            7.齊邦媛的父親不要兒子特殊照顧
            齊邦媛回憶抗戰,政府由南京,武漢一再內遷,尤其是難民,工廠、軍政設備、學較需遷到四川貴州。齊邦媛的父親齊世英作為南京中山中學的校長四處求援,終于在湖南鄉下永豐鎮找到一座祠堂,磺壁堂,地方鄉紳慨然許諾,可以在祠堂收容千來名學生。從漢口遷到湖南湘中一路上顛沛流離,齊邦媛一家也夾在流亡隊伍其中。大部分學生都是步行前往,唯有學校家眷擠在僅有的一輛車上。齊世英的司機就把齊邦媛的哥哥拉上了車,擠在司機旁邊。第二天,父親齊世英來了,問兒子為什么坐車?有人說:“車上有空位,你只有這么一個兒子,就讓他坐車吧!”齊世英很不高興說:“我們帶出來的這些學生,很多都是獨子,他們家里把獨子交給我們,要保留一個種,為什么他們走路,我的獨子就該坐車?”于是就把自己兒子拉下車,繼續步行。

            8.胡適眼中的魯迅
            胡適對于魯迅一向懷著“最誠意的敬愛”,胡適對魯迅在中國文學的造詣極為欽佩,胡適這么說“在小說的史料方面我自己也頗有一點貢獻,但最大的成績自然是魯迅先生的《中國小說史略》。魯迅對胡適在《紅樓夢》的考證也常常推薦,魯迅說過去人們多不知道曹雪芹是何等樣人,“現經胡適之先生的考證,我們可以知道大概了”。

            9.胡適勸傅斯年不要罵孔
            1938年胡適到了美國任大使,為中國爭取美國的抗戰軍援與同情。那時候,前任大使王正廷被一個企圖敲詐中國使館的美國人搞得焦頭爛額,胡適去了,翻看很多孔祥熙與王正廷來往的電文,他眼界大開,沒想到孔祥熙在電文中如此敦厚,胡適在日記中寫到“尋得王儒堂與孔庸之往來的電報兩大檔,讀了真如同看神怪小說。庸之的忠厚待人使我不能不佩服。”


            Tab標簽:
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    熱文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大三元娱乐城

            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