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水煮百年讀者Q群:297239336

            水煮百年 - 打撈麻辣鮮活的歷史細節

            首頁 > 口述史 > 正文

            汪政權親歷記103:新愁舊創汪氏客死東瀛

            口述史 | 2016-08-31 21:53:00 | 作者:水煮百年網 | 編輯:持之
  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  字號: T T T


            金雄白(1904—1985),江蘇青浦(今屬上海)人,資深媒體人,1930年即任南京《中央日報》采訪主任,也當過律師。1939年投靠汪偽政府后,歷任法制、財經方面多項偽職,并曾任偽《中報》總編輯。1945年抗戰勝利后以漢奸罪名被捕入獄,1948年獲釋,翌年移居香港,此后卜居香港與日本,1973年曾創辦《港九日報》,1985年1月5日病逝日本。在香港時他以朱子家筆名在《春秋》雜志上連載《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》,頗受海內外的重視。后來《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》結集六冊出書,風行一時,日本亦將此書譯成日文,改名《同生共死之實體——汪兆銘之悲劇》。《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》已被公認為有關汪政權的一部經典之作。


            汪氏飛抵日本以后,立即送入名古屋帝國大學附屬醫院。無論汪氏在淪陷區創建政權以后,日本對他的觀感如何;但在日人眼光中,總不失為當代最重要的人物,所以對汪氏的治療,也真是全力以赴。當時由日本醫學界最高權威數人,專任診治,盡了近代醫學上的一切可能方法。在汪氏留醫期間,病狀時進時退,尚無急劇變化。中經酷暑,陳璧君體肥畏熱,又只注意了疏通空氣,常把病室窗戶洞開,汪氏每受風寒,即感不適。自三月三日赴日,經過半年以后,始終并無起色。迨九月下旬至十月初旬間,略有微熱,體溫曾超過攝氏三十七度五分,惟尚未發現其他病象,食欲亦仍良好。據說汪氏曾以血液不夠,需要輸血,初擬由陳君慧(時由行政院叁事廳廳長調任"實業部部長",梅思平則改任為"內政部部長")輸血,旋以君慧為B型而汪氏為O型,因而作罷。由醫院購血輸入,則于輸血后每發生反應,而其長公子孟晉與汪氏適同為O型,乃每次輸二百CC,前后達十馀次之多。而汪氏病況,與抵日時仍無大異。對脊椎及骨盤部,前后經七次之X光施治,背腰部份的疼痛,亦見輕松,食欲漸次增進。不過因臥床過久,身體衰弱愈甚。逐漸腰背疼痛復作,又加咳嗽頻作,以致影響睡眠。 


            從九月初旬起,忽然有了呃逆現象,本來以一般病人而論,一有呃逆,即已到了危險關頭,汪氏既有此種病狀,徒恃醫學,實已難有回天之力。日醫當然更知道病況已轉入于危殆之境,為防止有肺炎、心臟衰弱,或其他病癥的同時并發,為他注射了強心針及吸入酸素,但仍無絲毫效果。 


            如此又纏綿兩月,至十一月九日,美國飛機飛向名古屋實行空襲。帝大醫院為汪氏安全計,匆速中將其連人帶床由升降機急降地下防空室。那時日本已極嚴冷,地下室中,又并無暖氣設備,寒氣澈骨,常人已難抵受,況汪以久病之軀,虛弱本已達于極點,外受寒氣之侵襲;又因病床移置而震動,病勢乃至劇變。空襲過后,雖立即遷回病室,迨至翌日上午六時,熱度高至攝氏四十度六分,脈膊增至每分鐘一百二十八次,呼吸困難,食欲全無,人亦陷于昏迷狀態,延至下午四時二十分乃撒手西歸。時為中華民國卅三年(一九四四)十一月十日,隨侍在側者僅汪之夫人陳璧君及幼公子文悌兩人。 


            汪氏番禹捕屬人,于一八八三年五月四日巳時生于廣東三水縣縣衙門(時汪氏尊翁汪琡,字玉淑,號竺生,又號省齋,方在作幕,汪氏庶出,生母為吳氏),享年六十二歲。后中山先生十七年而生,后中山先生十九年而死。一生從事革命,遜清宣統二年,偕黃復生陳璧君,由日赴京,行刺攝政王載澧事件,震動全國,己身亦陷刑部獄。在刑部時兩次親筆作供,直認為振奮人心,因謀行刺不諱;并痛斥君主立憲之弊,歸結于革命有其必要(汪氏兩次親供,舊藏刑部檔案中,此為民國史上最有價值之文獻,全文制版附刊本冊卷首)。中山先生病逝北京后,民十四在粵出任第一屆國民政府主席。抗戰前后,為國民黨之副總裁,為中央政治會議主席,為行政院院長,為國民叁政會議長,高唱"一面抵抗,一面交涉"之政策。迨國府播遷重慶,戰局陷于不利,英國又封鎖唯一國際通道滇緬公路,汪氏既惑于近衛三原則之非亡國條件,更因左右高宗武陶希圣輩之浸潤,對未來國際局勢之演變,乃有悲觀之看法。以至脫離中樞,發表艷電。卒以在河內時遭人襲擊,曾仲鳴以此殞命,激于一時之志氣,東下建立政權。五年之中,與敵周旋,心力交瘁,至引起舊創復發,經年患病,客死異國。蝶戀花詞中曾有句云:"一寸山河,一寸傷心地",汪氏對此故國河山,亦從此一瞑不視。如汪氏者,定知其目之不瞑,精衛填海,終成冤禽,何其命名之竟爾成讖耶? 


            汪氏臨終前有無遺囑,迄今還是一個謎。論理,當中山先生在協和醫院病革之際,汪氏且曾一再進言,請預立遺囑,并代中山先生起草,終使國父遺囑,永成為歷史上最重要之文獻。汪氏纏綿已非一日,赴日療病,勢已嚴重,更安有不自知病況與不自為之備之理?但據傳說,汪氏在病榻中確曾一再擬早日簽立,無如汪夫人以為汪氏尚有回生之望,而又不愿有此不祥之物,以至因循未果。當汪氏臥病期間,陳璧君之族侄陳春圃(時為廣東省長,勝刊后判無期徒刑,系上海提籃撟獄,前數年已瘐死囚室),曾赴日探望,陳璧君且恐有礙汪之病體,阻不令入。則遺囑之簽立,因受汪夫人之影響而止,衡情亦極可能。以后也曾有人以此詢之汪夫人,她搖首不愿置答。或者汪氏確曾預為簽立,其中多難言之痛,乃秘不欲為世人知耶?汪氏遺有兩子三女,長子文嬰(孟晉),次子文悌,現均在港經商。長女文惺(適何),三女文恂,在港服務于教育界。二女文彬,在美為女修士。 


            汪政權接到汪氏在日逝世之噩耗后,一度陷于慌亂失措之中。那時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的節節挫敗,已成為無可掩飾之事實,汪政權中人也清楚知道同歸于盡之期,已為日無多。而陳公博以汪氏對他的知遇之隆,他對汪氏的知己之感,本抱著殉葬的精神而來。日本擬利用汪氏國內的位望,促成全面和平。而五年之中,以重慶之堅持,終難實現。太平洋戰爭以后,反軸心之盟國間,又有不得單獨媾和的協議,更完全關閉了和談之門,而且汪氏生前,雖稱與日本"同生共死",但有關國家主權與民生疾苦之處,則于其生前五年之中,與日方作不斷抗爭。有一次,日軍的叁謀長板垣去見汪氏,希望由汪政權的部隊與日軍并肩對重慶作戰。汪氏只說了一句話:"如此則我們的軍隊,必反轉槍口來打日本軍了。"板垣默然而退。另有一次,日本人要汪氏同意某一件事,而汪氏又只有一句話:"即使我汪精衛同意了,百姓不同意還是沒用的。"以汪氏如此的態度,日方對他的失望與不滿的情緒,也與日俱增。而且公博佛海等與重慶暗通款曲,日人又豈真一無所知?故當汪氏撤手塵寰之際,日方對汪政權今后的態度,無法懸揣,汪政權中人,頗引以為慮。當汪氏赴日治病以后,汪政權本已由陳公博代理"主席",此時公博表示將不顧前途的生死禍福,繼汪氏擔當大任,愿為蔣先生鋪平戰后統一中國之道路。但以不欲觸怒日本,所發表汪氏的逝世聲明,極為委婉,首段頌揚汪氏,謂其"一生由翊贊國父而至繼承遺志,領導國民,致力革命,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與亞洲之獨立解放。"還都"以來,為調整中日邦交,為促進和平統一┅┅卒以內定復興建設之始基,外結平等互助之盟約。不幸中途殂逝,賚志以?。國人誓當繼承遺志,賡續努力┅┅與日本愿相提攜,救中國保東亞之初衷決不稍渝。"云云。一派官樣文章,亦在冀日方之不變。而陳公博、周佛海、梅思平、林柏生等在共同擬稿之時,確有下筆躊躇之苦。而值得注意的則是日本政府對汪氏逝世所發表的聲明,大足以覘汪氏逝世后對汪政權的態度,原文抄錄如下: 

           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閣下,為治療舊創,于本年三月來日,即在名古屋療養。后以病勢突變,竟爾溘然長逝。回顧汪主席閣下,夙具復興中國建設 

            大東亞之偉大理想,繼承中國國父孫先生遺訓,為和平建國復興東亞而奮斗,以迄今日。其豐功偉績,將永垂青史。今乃于中道崩殂,喪此偉人,誠不勝 

            哀悼!惟在中日兩國之間,已確立善鄰友好之關系,奠定東亞復興與保衛之基礎。中日兩大民族,深知其使命與責任而益固團結,在此重大時期,中國當能 

            善體汪主席閣下遺志,愈益努力,東亞之將來,益加奮起。帝國亦必堅持既定 方針,加強中日兩國結盟,互相提攜,以完遂大東亞戰爭,努力實現最高理想 ,特此聲明。 


            日本既有此明朗聲明,表明日本不擬改變對汪政權之既定方針,于是汪政權也于弭留狀態中又茍延了九個月的殘喘。

            Tab標簽:
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    熱文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大三元娱乐城

            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input id="mpphx"><font id="mpphx"><td id="mpphx"></td></font></in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pphx"><ins id="mpphx"></ins></dl>